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拆除一个新的化学工业 盘口

化学工业,一个时间:2021-02-23 17:36:28浏览:153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来源:中国石油化工观察杂志

作者:索荣

2006年,中国安庆石化通过对壳牌粉煤气化技术的消化吸收和自主创新,进行了化肥原料由油改煤的改造。

对于国内的化工企业来说,这几年最忙的就是倒闭转让或者入园。等各种媒体打开,化工企业搬迁的消息就会来找我。即使在当前的2020疫情中,化工企业关停并转的步伐也没有停止-

江苏要求减少沿江、环境敏感区和化工园区外的化工生产企业数量。原则上2020年底前全部撤销或搬迁化工生产企业,到2022年全省化工生产企业不超过1000家。湖北省表示,到2020年底,将转移345家化工企业,占总数的72%,其余133家化工企业将在2025年底转移。湖南省公布的规划中,涉及搬迁改造的化工生产企业110家,关闭退出30家,鼓励搬迁38家。陕西要求2020年底前,9个就地改造,9个异地搬迁,4个关闭撤回。……

据工业和信息化部统计,截至2018年底,包括新疆兵团(北京、上海、海南、宁夏除外)在内的28个省(区、市)共上报需要搬迁改造的化工企业1176家,其中异地搬迁479家,地方改造360家,关闭退出337家。

国家发改委基础司司长罗国三在1月5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从2016年到2020年,长江经济带5年内将有8000多家化工企业。

拆迁行业准备出来了

据报道,近年来有几十份关于化工企业搬迁改造的文件,包括:

2008年,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的指导意见》;《关于2014年推进城市旧工业区搬迁改造的指导意见》;2016年《关于调整石化产业结构促进转型增效的指导意见》;国务院办公厅2017年《关于推进城市人口密集区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搬迁改造的指导意见》等文件。其中,2017年文件规定,中小企业和存在重大风险隐患的大型企业将在2018年底前全部启动搬迁改造,2020年底前完成;

其他所有大型企业和超大型企业将在2020年底前开始搬迁改造,并在2025年底前完成。

此外,还有原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应急管理司、生态环境部、国家发改委、工业和信息化部等相关行政管理部门的相关文件。

这么大的项目,无论是关停转让还是入园,都要拆迁。它不可避免地涉及到化工设备的拆除、再利用和再制造,以及污染土壤的修复、地下水处理、生态恢复和地块再利用等。

换句话说,国家和历史性的化工企业搬迁改造是否成功,首先取决于拆迁是否成功;化工企业搬迁改造能否留下,干净利落地离开,首先取决于拆迁是否干净;化工企业能否利用搬迁改造提升产业水平,取决于拆迁是否足够。

一位长期从事化工工程管理的行业专家表示:“目前的大规模拆迁将持续到2025年,特别是山东、江苏小企业太多,拆迁需求迫切,实现产业升级。

2025年后,拆迁将是解决产能过剩和产能落后的又一新常态。拆除的原因包括解决落后设备和小企业造成的环境破坏,更新落后技术和工艺,扩大规模和先进生产能力。"

化工企业的拆迁从一个方面反映了中国化工行业的发展。不用说,中国的化学工业是从国外引进二手设备开始的。通过不断的引进消化吸收,化工的规模越来越大。在这个过程中,拆迁成为必不可少的一环。

跨国公司非常容易解散

在国外化学工业中,拆解业历史悠久。

在中国,一个国企启动一个新项目,通常只需要政府画个圈,新址就有了,有办公会议,有投资。新项目一般是内外三新:新技术、新设备、新厂址。所以老项目的拆迁一直被人们忽视,大不了就当废铁卖了。

然而,对于国外的新项目,土地是私有的,投资是私有的。随意在另一个地方建一个新项目怎么会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即使是那些著名的跨国企业,新项目也只能在一亩三分地上做文章。

所以在原有的设备上使用原有的厂址和新项目是正常的,只有一个是新的,就是新技术。这样,如何科学合理的拆解,拆解的效益最大化,是国外化工企业长期以来一直在深入培育的领域。

以新兴全球石油巨头的可再生能源转型为例,许多企业正在原址上将炼油厂改造成生物燃料厂。例如:

道达尔法国公司计划投资5亿多欧元(5.841亿美元)改造其在法国的Grampyit炼油厂,并将其转化为航空燃料、生物柴油和生物石脑油,用于生产生物塑料,该项目将于2024年完成。在美国,菲利普斯66公司计划将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罗迪欧炼油厂(Rodeo Refinery)改造成世界上最大的可再生燃料工厂,用食用油、脂肪、油脂和大豆油等有机原料替代原油,生产可再生柴油、可再生汽油和航空燃料。马拉松石油公司将把加州马丁内斯每天16.1万桶的炼油厂改造成可再生柴油工厂。PBF能源公司计划将每天156,400桶的马丁内斯炼油厂改造成可再生燃料厂,并考虑将美国大西洋海岸每天182,200桶的特拉华市炼油厂改造成可再生燃料厂。炼油厂原址上的这些可再生燃料项目的翻新大大降低了关闭旧工厂、清理原址和恢复土壤的成本,因为大多数现有基础设施已经使用。

但是,对因功能损坏或技术淘汰而不再使用的设备进行专业维修或升级,会大大提高其质量特性和安全环保性能,这是高科技的另一种形式。

再制造开辟了资源-产品-废料-再制造产品的循环产业链,构建了可持续工业绿色发展模式。

在国外,许多化学工艺相同或相似的化工设备经过改造后,可以继续生产不同的化工产品。

2018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国际资源小组发布的《重新定义价值——制造革命:循环经济中的再制造、翻新、维护和直接再利用》报告指出,利用价值保留过程完成再制造,可以节约80% ~ 98%的新材料,有助于减少79% ~ 99%的温室气体排放。

中国也有拆迁结果

改革开放后,购买国外二手设备成为许多化工项目的选择。在这个过程中,能够拆除游戏是项目成功的一半。

1998年,四川泸天化股份有限公司从墨西哥购买了一座年产30万吨合成氨和52万吨尿素的二手大型化肥厂。中国化工集团重型机械有限公司负责将该装置从海南省东方港装运至长江港口,然后逆水登陆至四川省纳西族,并成功通过陆路抵达工厂。

2000年悉尼奥运会前,悉尼帝国化学公司的两座1.5万吨乙烯醋酸合成厂面临拆除。

招标后,原北京有机化工厂以很低的价格买了一套,另一套是上海某公司买的。当时,工厂的副厂长兼总工程师带领几名大学毕业生和技术工人来到悉尼,彻底拆除设备,运回北京。之后他们参照原图重新设计了构造,成功发动了一次车。该装置不仅为北京有机化工厂购买新设备节省了大量资金,而且多年来为醋酸乙烯乳液的生产服务。不仅如此,多年后,该设备被内蒙古一家企业收购并继续服役。

如今,烟台万华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已发展成为全球技术领先、产能最大的计量吸入器供应商,其首套万吨/年计量吸入器是万华化工的前身烟台合成革厂于1978年从东丽公司进口的二手设备。该设备将被日本企业淘汰,技术水平相当于日本上世纪60年代,但却是中国进口的第一台MDI设备。烟台合成革厂以这套旧设备为基础,与科研院所合作,攻克生产、教育、科研等关键难题,最终掌握了核心技术,打破了国外垄断。此后,烟台万华不断创新,并于2002年将单台设备升级至10万吨/年。

中国化工建设协会副会长郑建华表示,自2000年以来,中国化工建设企业先后从美国、韩国、英国等国家向中国内蒙古和江苏转移了多套化工设备。这些成功案例为国内化工厂拆除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中国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中国成达工程有限公司(原化工部第八设计院)参与了国内多套二手设备的拆除施工。

2000年11月,中国石油吐哈油田公司所在地新疆鄯善建成投产了一套美国10万吨/年甲醇使用设备。该项目由成达公司设计,后由成达公司成功升级改造为20万吨/年甲醇项目。2006年5月,在内蒙古鄂尔多斯的一个化肥项目中,两个来自韩国的二手尿素装置由成达公司设计,由中国化工第十一建设有限公司建造..2006年,辽宁北方华锦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在新疆阿克苏建设了30万吨/年合成氨及配套尿素装置,也替代了成达公司设计、中国化工第九建设有限公司建设的二手设备,目前,成达工程总承包的搬迁项目中化重庆涪陵化工有限公司20万吨/年合成氨装置已由涪陵丽都原路搬迁至重庆白涛化学工业园

成达公司曾经对搬迁改造方式和成本进行过对比调查。以30万吨合成氨、52万吨尿素的老项目为例,EPC总承包成本比新建项目降低50% ~ 60%。

2006年7月15日,原北京焦化厂停产,2013年4月开始拆除有两个月历史的建筑物、构筑物和设备。图为设备的提升和拆卸

九龙治水拆除业

随着国有企业搬迁改造的高潮,设备拆除过程中缺乏相关标准和法规的问题日益突出。

根据文件,搬迁期将于2025年完成,还有五年时间。全国化工企业比较多的省份都有拆迁需求。“未来三年,部分省份拆迁压力会很大,当地安监部门不知道该怎么办。”上述业内专家表示,化工厂拆迁的施工风险很高,管理部门很多,但目前没有与拆迁相关的标准,导致九龙治水。

郑建华认为,从设备建设和危险化学品方面来看,化工厂拆除施工存在8个安全和环境风险因素。

第一,火灾风险。爆炸(火灾、泄漏)事故和正常(紧急)停车后,由于化工厂清洗和更换不彻底,易燃易爆物质可能留在工厂内,在拆除和动火作业中可能发生二次火灾和爆炸事故。

第二,中毒的风险。设备或管道中的有毒有害物质未清洗或更换,个人防护用品未有效穿戴,拆除时有毒有害物质溢出(溢出),造成中毒。

第三,烫伤的风险。装置中残留的酸、碱等腐蚀性化学物质溅出,引起燃烧。

第四,坍塌和物体撞击的风险。火灾或损坏后存在不稳定的混凝土(钢)结构和化工设备,在拆除过程中结构倒塌或部分小构件脱落,造成物体打击事故。

第五,从高处坠落的风险。拆除高大设备或在平台、孔洞、不稳定结构和管架上进行拆除作业时,防护措施不到位,可能导致高处坠落事故。

第六,环境污染风险。装置火灾损坏后,遗留和废弃的危险化学品处置不当,可能会发生残留有害气体泄漏等环境污染事故。

第七,石棉及其制品对人体健康的危害。拆除过程中对石棉产品的不当处理可能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

八是触电的危险因素。拆卸过程中可能存在触电等危险因素。

近年来,拆除施工造成了许多事故。

2010年7月28日,原南京塑料四厂场地处理时,地下丙烯管道因非法挖掘机械开裂,造成丙烯泄漏,与空气形成爆炸性混合物,遇明火爆炸。事故造成12人死亡,15人重伤,100多人住院。2015年9月,常州外国语学校迁至新校区,距离江苏长隆化工有限公司、常州华大化工厂、常州张裕化工有限公司等已关停并转移的旧址仅一路之遥。几个月后,许多学生出现了各种不适症状。经有关方面调查,确认该环境污染是由于化工厂旧址土壤处理不当造成的。2017年11月5日,广东省佛山市高明源高踞塑料化工有限公司旧设备拆除时发生爆炸,造成1人死亡,3人轻伤。2020年5月7日,山东潍坊百里化工有限公司废弃厂区烟囱拆除,施工单位在切割拆除烟囱时引燃保温材料玻璃钢瓦。拆除施工有这么高的风险,那么谁来拆除,怎么拆除,谁来监督拆除,就成了化工企业搬迁改造成功与否的关键环节。

行业专家表示,拆除必须有一个标准流程:

首先,主人需要对设备进行排气,包括气体、固体和液体;二是业主有完整的应急预案,按照相应的标准依次拆除。先拆什么,后拆什么,过程中每一步都有问题的应急方法;三是拆卸前对设备的所有节点进行测试;第四,实施监督拆迁。早在2004年2月1日,《建设工程安全生产管理条例》就规定,建设单位应当将拆迁工程发包给具有相应资质等级的建设单位,同时建设单位的资质和方案应当向当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备案。但是国家和有关行政部门并没有对化工厂拆除提出硬性的资质要求。据了解,中国石化集团公司有一套完整的拆迁方案和标准,包括谁拆迁,怎么拆迁,谁监督拆迁。但是,这只是一个企业标准。化学工业除了石化工业,还包括煤化工、精细化工、生化工业等。一个企业标准显然对其他企业没有约束力。

没有相关的标准和规定,给拆迁带来两大问题。

首先,浪费是巨大的

比如1978年成立的东方化工厂,就是当年北京的市长项目。1984年,我国第一家从日本进口的丙烯酸酯厂建成投产,随后第二、三家丙烯酸酯厂相继引进,成为我国规模最大、品种最全、质量最好的丙烯酸酯产品生产、科研和开发基地。

1996年,东方化工厂建成投产15万吨/年乙烯裂解装置。1997年6月27日晚,东方化工厂发生重大爆炸,直接经济损失1.17亿元。从那以后,工厂被摧毁了。2002年12月,东方化工厂并入中石化,设备陆续停产,工厂废弃。工厂的老工人透露设备是用废金属出售的。这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例。

据悉,目前的设备拆除有一个普遍现象,拆除设备的所有者不支付拆除费用,拆除的旧设备、仪器、仪表全部归建设方所有,不仅涵盖了拆除工程费用,还赚了一笔卖废品的钱。

这位行业专家感慨地说,他曾参观过台湾省台塑集团,对其“精益求精”的企业文化印象深刻:绞干最后一滴毛巾。它的成本控制规则就像浴室里的纸巾一样微妙。台塑集团会把旧设备当成废铁吗?

第二,治理不到位

根据环保部门的要求,对土壤、地下水等进行污染鉴定。应在化工厂拆除后的原址进行。

比如煤化工企业的生产可能会对土壤和地下水造成苯硫酚萘等污染。但是目前还没有污染识别的标准。包括如何处理土壤中的盐分,地下水应该处理到什么程度。无论原址是民用还是工业用地,从生土地到耕地,都没有相应的污染治理和生态恢复标准。

至于化工厂原址的遗留问题,有30多年遗址修复经验的伊思特集团董事长龚宇阳博士认为,这与国家制度有关。

我国很多大型化工企业都是国有的,而土地属于国家。这对国际公认的“谁污染谁付费”原则提出了一个难题。拆迁中哪一方应承担责任和费用?

补上,呼唤国标

据报道,在过去的两年里,中国化工建设协会已着手两项重要任务:

一是率先与中国石化联合会供应链工作委员会、北京中化联合认证有限公司合作开展化工设备拆除施工安全服务能力水平评估活动。两年来,共培训了7批近40家企业。审查并颁发《化工设备拆除施工安全服务能力等级证书》;

另一项是与中国化工第十三建设有限公司等10余家单位合作编制集团标准《化工设备拆除施工安全技术规范》(征求意见稿),目前处于征求意见阶段,近期将正式发布。

“更重要的是,化工行业要以这次拆迁为契机,建立行业的全生命周期标准。投资-设计-建设-运营-拆除-处理,化工全过程管理。”业内专家建议,“仅有拆迁群体标准是远远不够的。最好是引入行业标准甚至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国家标准。只有建立从设计本质安全到施工安全、操作安全、拆卸安全再到搬运安全的全生命周期安全机制,我国化工行业才能真正具有与国际先进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2020年6月,在中石化联合会的支持下,河北省黄骅化工高端装备再制造产业园正式规划并开始招商。

这是中国第一个以二手设备拆迁为主的工业园区的诞生,标志着国内拆迁行业的诞生。

示范化工企业搬迁改造,综合利用资源,延伸化工建设产业链,促进循环经济发展,为相关企业和科研单位提供土壤修复、废水处理、废气处理、固体废物处置、节能低碳、绿色发展等方面的新探索。

据了解,我国从事化工建设的企业数量已从80年代初的34家,员工总数10万人,发展到158家化工建设总承包特级和一级企业,从业人员数百万人,年产值上千亿元。

2020年5月以来,7批40多家企业通过了拆迁建筑安全服务能力评估。这个团队为建设世界规模的化学工业做出了巨大贡献。随着节能减排和绿色发展,他们也将能够拆除一个新的化学工业。


以上就是拆除一个新的化学工业盘口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致亚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