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智能医药”地下产业链:毒贩通过互联网销售,通过香港“人肉”带入内地 交易猫手游交易平台

毒贩,香港,产业链,人肉,地下,内地,互联网,智能,医药,销售时间:2021-03-14 17:11:46浏览:209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早餐前,研究生柳岩像往常一样服用了瑞士版本的利他林。4~5个小时后,他以高度的专注力完成了学习内容,老师讲的每一句话都可以在课后回忆。利他林是一种什么样的仙药?当然不是,但是它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智能医学”。

“聪明药”主要指以利他林为代表的哌甲酯类药物,即中枢神经系统兴奋剂。利他林属于我国第一类精神药品,被人们称为“红色处方药”。利他林只能靠有资质的医生开的红处方在医院药房获得,在国内渠道控制极其严格。

利他林等“聪明药”之所以在越来越多的人群中传播,是因为它们能提高人们的注意力,让学生在考试中抓住第一次机会,让上班族更容易把自己的工作成绩拼出来。更有甚者,无知的父母主动给孩子喂“聪明药”。但是悲剧出现了,“智能毒品”极度上瘾,相当一部分使用者最终滑入了吸毒的深渊和无休止的戒毒斗争。

根据刑法第三百五十七条规定:毒品是指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吗啡、大麻、可卡因等能够使人成瘾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在一些专家看来,利他林等不用于临床治疗的“聪明药”,其实比药物危害更大。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庞大的吸毒集团背后,还有庞大而完整的地下非法毒品供销网络。毒贩通过什么供应渠道获得毒品?买药者如何与毒贩沟通,付款,最后得到毒品?

为了解开这些谜团,近日,国家商报记者接触了几个“精明的毒品”毒贩,并以毒品买家的身份“上线”。经过卖方筛选核对买方身份,多次转移通讯平台,突然面临“清团”等诸多考验和磨难,他终于能够下单买药,收货,了解整个供应链。记者将购买的“智能药品”送去检验。4月1日,北京市高新医院毒理学实验室出具的检测报告显示,送检片剂中检测到的主要成分为哌甲酯(利他林)!

●大多数吸毒者是学生和年轻人

一大批美国学生痴迷于“聪明药”,而利他林等“聪明药”原本是用来治疗儿童多动症,提高患者注意力的。纪录片《毒瘾》显示,在美国,“智能毒品”甚至已经成为“每个人的必备”抗压力产品。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对常青藤盟校的匿名调查显示,近70%的腾校学生承认服用“聪明药”;27%的学生承认每次考试都会吃。

事实上,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美国。去年6月,《国际药物政策杂志》发表了一项对包括美国、英国和法国在内的15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万人的调查,调查显示,依靠服用“智能药物”来增强认知能力的人数在增加。

调查显示,至少服用过一次“智能药物”的受访者人数从2015年的5%飙升至2017年的14%。其中美国人的利用率最高,2017年达到近30%。欧洲增幅最大,法国从2015年的3%增长到2017年的16%;英国从5%上升到23%。

毫无疑问,这种精神药物会对人体造成严重伤害。早在2007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就发出通知,要求利他林在药品说明书中增加黑匣子警告,因为这类药物可能会增加吸毒者死亡和身心伤害的风险。FDA认为,利他林可以增加血压或心率,因此高血压、心力衰竭或甲亢患者应慎用利他林,所有使用利他林的患者应定期监测血压。

而且,利他林极易上瘾。北京市高新医院内科和药物康复科主任杰夫在接受《国家商报》采访时表示,他从2017年开始接触利他林成瘾患者,总体来看,患者数量呈快速上升趋势。“2017年,约有20名利他林成瘾患者来我院治疗,但2018年,人数翻了一番。60多名患者中约有50%最终接触到了药物。”

“令人痛心的是,这些患者绝大多数都是刚步入社会的学生和年轻人,大约20到30岁,而我接触过的最小的患者也刚刚满15岁。”杰夫说。

正如徐杰所说,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智能药物”的使用者大多数是学生和年轻人。在记者暗访的社交平台上,几乎所有的买药者都接触到了高考、考研、考公务员的“聪明药”。因为药物提高注意力,长时间保持大脑兴奋,所以学习效率出奇的高,成绩也能达到理想水平。

还有一群人在服用“聪明药”,就是刚入职的年轻人。由于他们刚刚从校园步入社会,不适应工作场所和专业的压力,精神压力通常更大。这时,“聪明药”成了“救命稻草”。“面对乱七八糟的文件和一项又一项的工作,‘智能医疗’可以缓解我的焦虑,让我静下心来处理工作。”这是一个吃了“聪明药”的年轻工人说的。据他说,职场上这样的新人不在少数。

药从哪里来?

由于哌甲酯(利他林的主要成分)对身体的危害和成瘾,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程度的控制。在《精神药物公约》、《联合国管制苯丙胺和迷幻剂等精神药物公约》中,利他林被列为四级分类中的第二类药物,与苯丙胺和四氢大麻酚(大麻中的主要精神活性物质)并列。

我国《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生产管理办法(试行)》明确指出,生产第一类精神药品应当向当地省级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提出申请,由国家监管部门决定是否批准。医院药剂科根据临床需要提出申请,经所在区市人民政府卫生部门批准后,方可向本省企业采购。

杰夫告诉记者,利他林的国货名为准达,俗称盐酸哌甲酯缓释片,主要适用于6-12岁的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儿童。“一般情况下,只有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和发作性睡病患者才能从医生那里获得这种处方药,医生在开药前必须对患者进行严格检查。所以普通人很难获得这种药物。”

记者从药价315网站了解到,国内正规医院使用的特护主要由Xi安杨森药业有限公司生产..Xi让桑是强生公司在中国最大的子公司。但在调查中,记者发现,毒贩在社交网站上兜售的“聪明药”并非Xi让桑生产的特效药,而是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利他林。

瑞士诺华的利他林是从哪里来的?记者通过暗访与地下销售链中的毒贩龙先生取得了联系,以周围想购买利他林的客户较多为由得到了答案。经过多方试探和询问,龙先生向记者透露,他手里的瑞士版利他林不是从瑞士进口的,美国版的利他林也不是从美国进口的。他们都是从土耳其带回来的。

龙先生说,诺华在土耳其建立了一家制药厂。“这些药物制成后,会先返回美国和瑞士。我们直接从药厂进货,价格肯定更合适。”

覆盖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跨国公司会接受国内毒贩的订单吗?这种药可能是在当地药店买的吗?面对记者的质疑,对方表示:“那里有熟悉的人可以直接到药厂取药。不是随便在当地药店买的。我们卖的是正品利他林。”记者通过查询发现,诺华集团在土耳其确实有分公司。

从土耳其拿到“聪明药”后,如何带回中国?龙先生说:“拿到药后,交给专门的走私机构,让他们带回去。”

另一名毒贩也向记者透露,进入中国的“智能毒品”首先是由特殊人士带到香港,然后由香港人肉带回内地。于是,“智能药品”的地下跨国供应链逐渐浮出水面。

●毒贩管理6000人

有产有供的情况下,国外的利他林如何到达消费者手中?3月8日,根据柳岩的建议,当记者在搜索QQ群的栏目中搜索“聪明药”、“利他林”、“多动症”时,所有相关QQ群都出现了。随后,记者申请加入了一个名为“利他林多动症沟通小组2”的群聊,经过简单的信息验证,成功进入该小组。根据群信息,群内有1058人,其中1035人在线。记者在群里发消息,询问“智能药”的价格和功效。不到10分钟后,一个名叫“利他林毒贩”的QQ人与记者私聊。

“利他林毒贩”开门见山,问记者身份、年龄、购买目的。为了获得毒贩的信任,记者说他是一名准备明年公务员考试的大学毕业生。但由于准备时间长,他经常偷懒,想通过服用“聪明药”来提高学习效率。

记者的描述瞬间打开了他的声音。对方开始解释QQ群主要是用来吸引人,禁止讨论,不会在群内有任何交易。“我管理着六个这样的几千人,其中有些是真人,有些是机器人(18.340,-0.19,-1.03%)。”

然后“利他林毒贩”为了显示实力,主动给记者发了一张管理6000人的QQ截图。短暂的交流后,毒贩似乎消失了。时不时会有上千人的人问起利他林,甚至有会员宣传“斗地主、炒金花、百人妞妞”等游戏的信息。有的成员每天在群里发阿拉伯数字。但无论群主发什么信息,记者几乎看不到群主的任何回复。

两天后,记者发现他的QQ号突然被移到了一个只有103人的QQ群。相比之前的几千人,小团体里的成员明显活跃多了,成员之间有问答。根据QQ群的基本信息,小群叫“世纪商人”,但这个“世纪商人”在这一百个人里从来不说话,而另一个叫“群主”的QQ人很活跃,每天回答群内的各种问题。此外,与记者沟通的前“利他林毒贩”也在小团体中,但QQ名改为“C”。

为了进一步恢复用户购买“智能药”的流程,《国家商报》记者告诉“C”他想买一盒利他林。令人惊讶的是,对方并没有立即同意,而是建议记者加入一个名为“学习交流互助”的微信群。“微信群里的信息比这里更丰富,可能对你更有帮助。”

●真假“学习交流团”

从进入上千人的QQ群,到被搬到小群里,再到微信群,这一系列的过程差不多花了五天。但是,记者被“C”拉进的这个微信群,与“药”无关。

3月14日,记者被拖入一个名为“我想当校长”的微信群,这个群就是之前“C”给记者介绍的“学习交流互助”微信群。

潜伏几天后,记者发现该组织定期更名。群里一共83人,群里公告写的关键词基本都是和“帮考研”“学霸”“复习资料”有关的。带记者入团的“C”,是微信的组长,此刻他的名字叫“刘华成”。每天早上7点左右,刘华生会发一个微信红包给20个人抢,金额2~5元,提醒组员开始学习。晚上10点左右,他会再发一个类似金额的红包,提醒大家不要熬夜,早点休息。这个常规操作被组内成员称为“打卡”。

虽然微信群伪装成学习交流群,群主每天发红包提醒大家学习,但是群里讨论的内容与学习无关,而是各种智能药物的特点,如何抵抗耐药性,服药后的感受。

作为组长,刘华成还会“认真回答”群友提出的各种问题。

被昵称为“吃”的人在群里说:“吃了利他林没什么感觉,但是Amo提神,就是之后头疼。”刘瓦辛格回答:“早上吃了玛德琳,就想学习。”(编者按:“阿莫”是指阿莫达菲尼,“玛德琳”是一种“聪明药”)

群内一个叫“迷蒙烟”的微信问,“智能药”需要每天服用吗?刘瓦辛格回应:“一般来说,比较容易考,都是提前几天开始吃。考研,考公务员,半年天天吃。”

3月15日,就在记者加入毒贩经营的微信群的第二天,凌晨一场风暴来袭。上午8点左右,刘瓦辛格发来了国内某媒体发表的一篇关于“智能医学”的文章的链接。“这篇文章居然用了我们群里聊天的截图,群里还有‘卧底’!”

随即,包括记者在内的大量成员被群主除名。当记者被带走时,这个小组的成员人数从83人减少到49人。刘瓦辛格告诉记者,要想进团,必须下单,哪怕是粮食收购。“所有没有下单的会员都被我撤了,暂时不接受新会员。”

3月16日,在记者答应和他一起购买20片利他林后,刘华成把记者拉回了原来的微信群。此时微信群更名为“考研公考互助群”。

刘瓦辛格甚至把自己的对话分享给了群里的“卧底”。他开玩笑说:“各位,记者在给我独家专访。文章中的这句话是我说的……”

3月18日,微信群又引起了一场骚动。根据刘瓦辛格发布的送货单,“利他林所有版本均已暂停,恢复时间另行公布。接受印度药品采购,包括伟哥、减肥药和抗癌药。”

立即,一些成员询问何时可以恢复装运。有的会员甚至贴出了利他林的其他购买渠道和联系方式。

微信群是客户筛选群?新人中转站?还是记者网购药之旅的终点?

经过几天的观察,记者在刘瓦辛格管理的微信群中发现,他经常在新人加入群时发出标有价格的“智能药品”供货清单。标题也风靡网络热点,取名“我不是药神供应区”。文章详细介绍了利他林在Leba、瑞士和美国版的销售价格和疗效差异,以及阿莫达芙妮和玛德琳的销售价格。

供货单最后一行写着“我们一起做暴君吧”,后面还注明了一个正能量的表达。从供货清单价格来看,巴班利他林30片售价390元,药效4~5小时;瑞士版20 460元,药效6小时;美版利他林,50粒,1400元,药效7小时。其中美版利他林10粒起卖。

另外,供货清单显示,阿莫地芬尼50片价格为400元;玛德琳30粒的价格是350元。

至于利他林不同版本的特点,供货清单明确指出主要区别在于药效的强弱,美版可以最大化浓度。

此外,刘瓦辛格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在群里发布通知,介绍当天智能药物的出货情况。比如:“瑞士版,美国版,玛德琳继续发货。美国版的最新报价。”等等。所以,如果买药者加入微信群,就可以清楚地了解“智能药”的日常出货情况和价格。至于进货和发货的方式,也出奇的快捷方便。

刘·瓦辛格告诉记者,微信群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它的常客。付款可以微信转账,也可以红包。“默认是白石快递,可以寄到顺丰快递,加价20元。”

当记者通过微信质疑支付风险以及如何保证货源真实性时,对方表示自己接了很多单,懒得骗几百块钱。他说,毒品是从海外送到香港,再送到内地。

●西南小县城的利他林股票

为了不引起毒贩的怀疑,彻底揭开网上卖药的盖子,《国家商报》记者通过微信转账向刘华成格购买了20片利他林,共计460元。对方承诺一周左右交货。

刘瓦辛格日常朋友圈显示山东东营,但利他林的送货地址在贵州千里之外。运单号上显示的邮寄地址是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金平县。

据公开信息,金平县位于黔东南东南角,是黔东南通往湘、粤、桂的重要门户,也是我国南方典型的集体林县。该县东与湖南省荆州苗族侗族自治县接壤,南与黎平县接壤,西与剑河县接壤,北与天祝县接壤。这个既不是边境城市,也不是沿海地区的地方,为什么会成为进口“聪明药”的装运地?

记者随后拨打了运单号码上发货人的电话号码。对方自称龙,与记者交谈时非常谨慎。当记者示意自己和刘华成一起买利他林时,对方愿意进一步沟通。

龙苗岭说他在贵州,但他只负责送货。“我每天都有很多货,不可能记住每一个客户。如果你认为货物有问题,我可以给你另一个号码。你叫对方龙先生。”

奇怪的是,龙的电话被60多人记为出租车司机。随后,记者拨通了龙的另一个电话。电话号码属于广东深圳。电话接通后,对方一直没说话。当记者说想买利他林时,对方说:“利他(利他林)、莫达非尼有货。”

以下是国家商报记者(以下简称)与龙先生的对话:

:我在刘买的利他林彩带为什么是从贵州运来的?

龙先生:我们在贵州有存货。

NBD:你也在贵州吗?

龙先生:什么意思?

NBD:我看到你的手机是广东深圳的。

龙先生:那是我的旧号码。我现在在贵州。

NBD:我没有把药装在盒子里。怎么判断是丝带利他林?

龙先生:当我进入海关时,我把所有的包装箱都拿走了,以降低成本。放心,绝对是真的。

NBD:以后我可以直接从你这里买“智能药”吗?

龙先生:是的。我这边也是代理。刘(刘华成饰)相当于我所有的特工。

NBD:和你一起吃药会更便宜吗?

龙先生:可以便宜一点。我的利润率更大,他们的更小。

NBD:例如,20片利他林。刘的报价是460。你这里有多少?

龙先生:我这边是380。

NBD:你有多少代理人?价格越高越便宜吗?

龙先生:你从我这里拿走的时候已经有很大的利润率了。我一般不从散户那里拿。

可以看出,虽然利他林很容易被消费者从网上购买到,但是整个灰色产业链从筛选有效客户开始就有非常明确的分工。对接客户的人不负责发货,发货人不联系客户。筛选客户、货源、渠道、配送分散在不同的省市。

在拿到刘华成购买的20片利他林后,记者联系北京市高新医院鉴定药物成分。

4月1日,北京市高新医院毒物检验办公室出具的检测报告显示,经气相色谱-质谱、液相色谱-质谱、核磁共振、原子吸收、液相色谱、气相色谱、化学法鉴定。检测结果表明,送检片剂中检测到的主要成分为哌甲酯(利他林)。

买10盒成为代理

虽然这些“智能药”被列为中国一类精神药品,但网络社交平台几乎成了毒贩的“法外之地”,私下出售的这些“智能药”种类繁多,价格明确。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毒贩会根据与买家沟通的实际情况,适时引导买家成为自己的代理商,从而达到所谓的“卖养”效果,不断拓展“产业链”的分支。

刘瓦辛格告诉记者,只要他一次性购买10盒(400粒)Ribbon Ritalin,就可以成为线下产品。“要成为我的下线,我必须遵守三个原则。第一,必须没有其他供应商,我必须从我这边拿货;第二,优惠价拿到药后,价格不能低于微信群里的报价;第三,不能抢集团内客户,必须额外拓展买家。”

在与刘华成的交流中,记者了解到,在航运渠道上,山东和贵州有两个航运点,分别叫“南厂”和“北厂”。

他还告诉记者:“我们不卖假货,一定有市场。你经常加一些考研组和公考,慢慢就能积累用户了。”

一种“聪明药”的价格相差数倍

在调查中,记者还发现,这类药物在国内没有权威的价格参考标准,因此不同的毒贩对利他林、莫达非尼等药物的报价差距较大。

柳岩曾向记者推荐一位“智能药物”销售商。卖家说30片利他林的价格是340元,大概11元一片。相比刘华成对记者的报价,每片利他林的价格其实和12元不一样。有的毒贩甚至把美国版的利他林卖到100元。

利他林也是一样。为什么不同毒贩的报价相差这么大?“智能药”的利润有多大?

刘瓦辛格告诉记者,“智能药”的利润非常灵活,常见的操作模式是通过掺入利他林等“智能药”来控制利润,这是服药者难以察觉的。

杰夫说,在他接触的实际案例中,许多吸毒者都有服用利他林的历史。“部分患者在长期购买利他林的过程中,误将麻谷、冰毒等苯丙胺类药物作为利他林,出现了药物成瘾。这部分比例高达20% ~ 30%;另一方面,部分患者因长期使用利他林而产生耐药性,最终前来就诊。”

在接触过杰夫的利他林成瘾患者中,印象最深的是一个高三学生,他的父母为了让孩子上课专心,坚持服用利他林半年。由于剂量增加,购买渠道不稳定,麻谷被误认为是利他林,导致吸毒成瘾。

“利他林成瘾的特征与药物非常相似。初中生来我们医院,每天需要服用5片以上的利他林才能达到所谓的效果。上瘾的患者在没有药物的情况下会出现焦虑、易怒、抽搐、脱发等症状。所以,‘聪明药’绝对不是让你变聪明的灵丹妙药,而是一种隐藏的药物。”杰夫说。

律师:毒贩被怀疑违法

利他林(哌甲酯)和莫达非尼属于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方网站《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目录》第一类精神药品。根据《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办法》,国家对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实行定点管理制度。未经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的经营活动。

根据2005年国家颁布的《医疗机构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品管理条例》(以下简称《管理条例》),医疗机构应当设立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品管理机构,由负责人负责,医疗管理、药学、护理、安全等部门参与,并指定专职人员负责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品的日常管理。

上述《管理条例》还要求,医生开第一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时,应当在病历中记录。医生不得为他人开具不符合规定的处方,不得为自己开具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品。处方医师和审核人员应当认真核对第一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的处方,并签名、登记;拒绝开具不符合要求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中国卫生法学会理事王良刚在接受《国家商报》采访时表示,根据《药品安全法》第七十二条,未取得《药品生产许可证》和《药品经营许可证》。或者《医疗机构制剂许可证》生产药品、经营药品的,依法予以取缔,没收违法生产、销售的药品和违法所得,违法生产、销售的药品价值一倍以上。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关于毒贩从国外购买并带回中国销售的精神药品,王良刚指出,根据《药品安全法》的规定,未经批准生产和进口的药品或者根据本法未经检验而销售的药品,均视为假药。“也就是说,毒贩把私下从国外购买的利他林带回国内销售,已经涉嫌构成销售假药罪。”

对于购买“智能药品”的消费者,王良刚认为“智能药品”是一个宽泛的概念,没有权威机构界定其范围。可能包括利他林等哌甲酯类药物,也可能包括苯丙胺类药物,也就是毒品。“既然利他林本身没有被国家认定为药品,那么消费者购买并不违法。如果消费者购买安非他明,就相当于购买毒品,显然是违法的。因此,对于消费者来说,购买‘智能药物’的风险很大。”

(本文回答者均为假名)

相关报告>:>;>。

“聪明药”的使用者说:药劲来了就发光,药劲消了就幻灭

北京高科医院戒毒科主任杰夫:吃“聪明药”不会变聪明,可能会变傻,变抑郁

吃了这种“聪明药”,就可以上名校,进事业单位,升职?真相很可怕


以上就是“智能医药”地下产业链:毒贩通过互联网销售,通过香港“人肉”带入内地交易猫手游交易平台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致亚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