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企业家的薄暮危机 基金金鑫

薄暮,企业家,危机时间:2021-03-04 07:28:20浏览:156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成渝

尹明善,81岁;江佩珍,73岁;陶华碧,72岁。这些即将步入暮年的老人,曾经一无所有,白手起家。他们分别把重庆力帆、金尚子后宝、老干妈辣酱打造成全国知名企业,但2019年他们的尾巴上遇到了或大或小的麻烦。

一种不同的麻烦

曾经的重庆首富尹明善创办了中国第一家上市的私人汽车公司力帆,如今正值多事之秋。176亿元大额债务,99%股份被冻结质押,业绩下滑,利润缩水;供应商收债,经销商维权,员工欠费。更糟糕的是,力帆汽车行业正面临2018年以来的首次行业销量下滑。在大楼即将倒塌的时候,一儿一女的尹明善很难挑起重担。他80岁就走出来力挽狂澜,但障碍太多,能否挽回局面还是未知数。

网民心中的民族品牌老干妈,以“不贷款、不入股、不融资、不上市”的四不政策震惊四人。而以口味和口碑称霸天下的老干妈,却频频被指责口味越来越差。甚至有经销商爆料,说他们的原料不再用贵州辣椒,而是便宜的河南辣椒。今年5月,老干妈被曝配方再次泄露,离职的贾某带着配方转厂。8月6日,工厂发生火灾,无人员伤亡,但火厂生产能力占老干妈总生产能力的近三分之一。由于陶毕华这两年把管理权交给了两个儿子,可见老干妈在二代接班时期的管理问题。

更让人捧腹的是,把自己的照片印在“金蝎子喉宝”包装上的创始人江佩珍,因为欠下近5200万元广告费而出现在“不值得信赖的执行者名单”上。为了推广产品,广西金字子赞助了《盖印石熊》、《假唱猜想》等综艺节目,并商定了相关收视率。节目播出后,空性文华表示,根据收视率,广西金蝎子要支付广告费5076万元。广西金字子认为,星空中文发布的收视率报告不具有权威性,是事实错误。以上两个节目收视率不达标,企业有权扣除广告费;此外,未签订广告合同意味着双方未就广告费达成书面协议,企业有权拒绝支付。目前江佩珍限制乘坐航班、火车软卧、二等以上船舶;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星级以上场所的高消费行为。但作为上市公司,金桑子集团披露的年报似乎并不差。截至上半年,流动资产约为6.23亿元,江佩珍的年薪高达400万元。

同样的困惑

廉颇大了能吃?对于创业者来说,年龄不是问题,甚至可以写传奇。肯德基的创始人65岁创业,褚石坚73岁白手起家,徐文荣60岁创办横店,他们不仅有经验,还有人脉和资本的积累。但是有时候,过去的成功很容易成为一种约束。改革开放40年,也就是说目前60岁以上的创业者都是白手起家,几乎没有人靠继承财富站在金字塔的顶端,都是一刀一枪的在市场上拼。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发了财,当时他们是卖方市场。只要能生产,都可以卖。成功靠的是做第一人,把握第一次机会,勤奋尽责。当高增长的台风过去后,没有建立核心竞争力的企业自然会面临危机,说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我们能从他们的经历中学到什么?

第一,昨天成功的故事,明天可能不会重演。严格来说,金商紫毫宝并没有遇到生存的危机,而是遇到了信任的危机,那就是诚信。江佩珍可能没有想到公众是健忘的,喜欢翻旧账。当年金嗓子喉宝之所以能够在市场上脱颖而出,其出色的广告推广能力是不可或缺的。即使不是球迷,他们也还历历在目地记得这则广告:国际球星c罗,手里拿着金喉宝,飞身踢球。画外音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声音,请用金嗓子喉片,广西金嗓子。但据说c罗对自己代言人的身份一无所知,认为自己只是和热爱足球的企业家吃过一次饭。当然,创业者也花了30万让他和产品合影,但绝不是代言。考虑到维权成本太高,资金可能无法追回,而且这可能是金的一波宣传机会,所以他没有继续起诉。金否认c罗的说法,称双方是正常合理的代言合作关系,从未拿出正面合同,官司也没打起来,所以这次代言只好变成罗生门。这一次,如果不是法院仲裁,金与广告公司之间关于收视率的纠纷也将成为一个罗胜门。

第二,昨天成功的关键,今天必须抓住。尹明善有这种危机感,也正是因为这种危机感,他一度从摩托车生产转型为汽车生产,进而进入新能源和共享汽车领域。然而在转型过程中,他失去了制造摩托车发动机的动力。在造摩托车的时候,尹明善宁愿花费巨大的时间、金钱和人力成本,也要做好核心技术。他把座右铭画在企业的大墙上:“盈利有三条路,我无权垄断,我没有投机的勇气,创新求发展。”然而,这个成功的秘诀在力帆造车的时候就消失了。他们省去了高昂的设计成本,直接复制粘贴了宝马和福特的经典车型。过去五年,R&D的投资仅占5%,2016年仅达到9%。每年不超过10亿,只是比亚迪(002594) R&D费用的1/5。从来没有一款产品能卖,质量问题频频出现。

第三,如何延续昨天的成功积累。对于已经到了后半生,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的创业者来说,有一件事是无法避免的,那就是找接班人。无论是把事业交给下一代,还是交给职业经理人,交接期都是问题高发期。管理理念的改变和管理者的更替,给这个时期增添了一丝不确定性。有远见的人用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来布局这个交替期,就是为了尽量平稳过渡。但所谓的传承,并不是100%的繁衍。每个人都需要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风格。比如老干妈,公司2000多名员工,陶毕华能叫出60%的名字,记住很多人的生日;每个员工结婚时都必须亲自做见证人;员工出差,会自己煮几个鸡蛋,然后亲自把人送到车上;当员工报告说吃住困难时,陶华碧立即做出决定:为所有员工提供住宿...她的管理更依赖于自己的人格魅力。这不是一个规则和制度,不能照搬,更不能轻易学会。这可能就是老干妈在儿子手里经常出问题的原因。

对于这个问题,尹明善似乎更加无奈。他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他的儿子尹喜地在网上自称“好兄弟”。在公司资金紧张的情况下,他还挥霍了3000万元,成为中国第一辆布加迪威龙的车主。在他的车库里,还停着三十多辆豪车。尹明善公开表示:“即使我的孩子有意愿(成为接班人),但他们没有能力,我也不会在董事会上提出这样的要求。如果你有足够的条件,你就当主席。条件不够,你就是大股东。应该分多少钱?”2017年,79岁的尹明善将力帆交给了牟刚领导的职业经理人团队,并宣布退役。然而,两年后,他又出去救火了。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正确的方法。有人问廉颇够不够吃。有人回应:“老人路还长。”。


以上就是企业家的薄暮危机基金金鑫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致亚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