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原创2020,我眼中的短视频四个关键词 概念股

关键词,眼中,视频,2020时间:2021-03-06 09:07:25浏览:126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原标题:2020,我眼中的短视频四个关键词

10月12日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中有这样一组数据:截至6月,中国短视频用户突破8亿,市场规模1302.4亿元;短视频已经成为仅次于即时通讯的第二大网络应用,甚至是互联网的底层应用。

如果以用户时长作为衡量标准,Quest Mobile的数据指出,短视频已经在今年6月取代了集成视频,成为每个用户日常使用时间最多的应用类别;用户每天花在短视频应用上的平均时间已经延长到110分钟,甚至超过了即时通讯。

换句话说,短视频的定义不再局限于单一产品,而是逐渐转化为即时通讯这样的能力。这意味着其消费场景的边界不仅会不断被打破,还会成为大内容轨道产品的标准,甚至其“短视频”本身的定义也面临重构。

站在2020年底,科技也对最重要的趋势进行了梳理和解读,希望在“向何处来”的基础上进一步展望2021年的“向何处去”。

加上基础设施 解放短视频降低生产力 动作快,二剪,剪贴,不糊里糊涂,剪贴,随瞬间创造……如果不是和短视频行业有关,很难说这一系列产品是从哪里来的。这是短视频剪辑工具竞争加剧的一个缩影。

先说吧。其中,快影是2017年1月由Aauto rapper推出的;裁剪是2019年5月颤音发布的;爱奇艺的创作于2020年4月上映;将于2020年7月被bilibili削减。

2020年9月,腾讯推出二剪开通微信视频号;2020年10月,Bugu剪辑上线,母公司是Versa,曾凭借使用macaroon的图片播放APP获得“最佳APP Store Local Application”。同月,知乎还推出了自己的视频创作工具,重点是自动匹配用户提供的文本与相应的图片和动画。

不难看出创造编辑工具潮流背后的商业游戏。

微信二剪上线前一个月透露,微信以近5000万美元现金收购视频拍摄编辑工具和原创Vlog短视频平台VUE Vlog,提升视频号能力的目的已准备就绪;反之亦然,宣布在布谷clip上线的同时期收到bilibili数千万B轮融资,产品水平明显是对强制Clip的补充。

从以剪辑工具为标配的Aauto rapper、颤音等“原生短视频平台”,到通过收购或自主研发的腾讯、b站布局,不难勾勒出这样一条路径:通过降低制作门槛来解放生产力。

为什么剪辑工具是制作长视频的标准工具?

第一,短视频创作场景不同于长视频,更强调即时性;

UGC/PUGC在短视频中占有很大份额,强调记录生活,侧重于少量次数。这意味着它的创意场景不仅仅是基于移动终端,也不能有很高的门槛。移动编辑工具可以自动将语音转换成字幕,大量预设模板和BGM可以根据社会文化热点实时更新,更能满足需求。

二是平台调性带来的功能需求及其流量门户的价值;

不同的短视频平台,需要用到的贴纸、模板、BGM也受其调性的影响。比如有很多bilibili风格的材料,比如“一键三连”;秒剪有大量微信表情和腾讯版权音乐。

另一方面,编辑工具往往是“自力更生”的,不仅有品牌水印或后缀,无法跨平台上传分发;开放创作者账号系统的“一键上传”功能自然是无法破除壁垒的,这是它的入门价值。

可以预见,短视频平台已经投入巨资打造生态,中长视频平台凭借IP优势跨界进入。支持短视频创作的版权内容的价值进一步凸显,编辑工具等基础设施将不可避免地成为更多内容平台的标准。

长、中、短视频维度断裂 短视频扮演更多角色 如上所述,在剪辑工具的布局上,出现了以bilibili和爱奇艺为代表的中长视频平台,综合视频平台的短视频布局是今年的又一个小窗口。

爱奇艺推出爱奇艺雕刻App2020年4月;在爱奇艺之前的财报电话会议上,爱奇艺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龚宇将其确定为今年爱奇艺在中短视频领域最关键的布局。

优酷在今年6月的9.0版本中增加了一个短视频频道,表示要“加强互动体验,打造长度与长度相结合的内容平台和视频社区”;并且在今年的双11期间,通过“优酷开箱”和淘宝平台实现联动。

腾讯视频并没有作为独立App上线,而是在内容端添加了短视频,形成其“雨林生态”,旨在5到15分钟打造一档纪实脱口秀《女人30+》、《早餐中国》、《走向夜莺》等纪录片。等等;在12月19日的内容生态大会上,明确提出了“多看”、“多看”、“多看”三个标准。

其实面对这几年短视频的崛起,长视频平台也不是后知后觉。而2020年,明显的投入更加坚定,打法更加清晰。背后的原因无非是两个对立的方面:

一是后疫情背景下,长视频商业模式压力加大;

一方面,疫情的影响严重影响了广告收入;Quest手机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同比下降19.9%。尽管有黑天鹅的因素,但这在最近几年几乎成了常态。

但是长视频平台本身的商业模式是以会员+广告为基础的。在广告部门收入下滑的同时,长视频平台的增长也是老生常谈。平台不得不在内容成本、订阅率、会员价格和平台用户规模之间走钢丝,不得不提供先进的点播和单片机支付来提高其货币化能力。

第二,走钢丝比长视频难,要面对短、中视频的进攻;

如本文开头所述,短视频用户持续时间大幅增加,已成为与即时通讯同步的基本互联网服务。毕竟用户时长上限是有限的,时长在更深层次上被拿走,也意味着增长潜力被拿走。

基于较大的用户量,中短视频级别可以发起长视频的竞争。比如B站在今年已经出了招牌的纪录片里,布局了《说唱新生代》和网剧《风狗》等内容,得到了很高的评价。

换句话说,对于长视频平台来说,超重的中短视频既是自救,也是防御。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以短视频起家的平台会欢迎赢家。如下表数据所示,短视频成为基础服务的同时,也意味着其增长将受到网民整体增长放缓的限制,并接近上限:

在这种背景下,通过长、中、短期整合挖掘用户的时长潜力成为视频平台的标准。与中短视频平台相比,长视频平台的优势在于成熟完整的OGC内容制作能力和丰富的IP内容储备,为二次创作提供了充足的水分,在短视频中占有很大的比重。

知识内容热 图形内容视频竞赛升温 今年2月,科技玛索在《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的幕后:国内科普内容的演进与升级》一文中谈到了知识内容的潜力。当时,我们将其归因于两个原因:

第一,“1.0时代”的知识内容更多的定位于作为获取流量的手段,而不是知识本身,创作者不是各种垂直行业的从业者。比如一度成为爆炸的飞碟理论,内容上强调实用主义,甚至有节奏地碰瓷。

第二,“2.0”时代面临优秀的知识内容生产土壤;一方面,各种垂直行业的从业者成为“知识在线名人”;另一方面,年轻一代在充满“假新闻”的互联网中成长,对内容的识别能力更强。此外,由于分层的内容消费需求,对知识内容的需求更强。

这让知识几乎成了中短视频平台的标准。Bilibili上线知识区,先后推出“知识共享官”、“学习海上旅行计划”等支持计划;字节系统的颤音和西瓜视频推出“知识创造者”激励计划,承诺产生数百亿流量;好看的视频品牌返老还童,重在“节省时间”;知识为主页的视频门户提供了数十亿的流量...

添加知识内容的平台很多。在2020年底,我们有两个未来的潜力:

一方面在于知识内容的独特性:独特的调性,有助于形成差异化竞争。笑话、搞笑、面值等快速消失的内容容易模仿,分布在所有平台。目前平台之间已经形成同质化趋势。

但相对来说,知识内容不仅有更高的门槛,还需要匹配平台的调性(这个可以参考被西瓜挖走的奥昌回归bilibili),因为很大程度上需要粉丝营造的制作土壤。从长远来看,知识内容比娱乐内容有更长的尾巴,对于面临用户时长之争的视频平台来说,它有提升壁垒的价值。

另一方面,知识内容也是视频内容的承载形式;

这一点从行业自媒体的角度深有感触。在这波知识视频之前,业界一直存在“视频焦虑”——明知视频是未来趋势,却苦于缺乏承载形式。半佛神仙巫师的财经激情起到了极好的探索和教育作用,为深层图形内容已经泛滥的创造能力找到了一个出口。

换句话说,除了金融和互联网,2021年将诞生更多的知识型在线名人。

“视频号码”是图形/社交平台的标准 说到图文的视频化,不得不提的是,2020年“视频号”的浪潮将会兴起。最典型的是微信、微博、知乎,以图文为主要内容载体。这里的“全面发展”不同于早年支持视频插入内容,而是将短视频作为一种独立的内容形式,营造一种不同于图文的生态环境。

微信于2020年1月开始内部测试,之后逐渐开通了分享朋友圈、打通搜索、插入微信官方账号推文等功能。根据今年6月流出的张小龙朋友圈截图,日视频数已经超过2亿。

微博2020年6月开始视频号内部测试,7月正式上线。据其最新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视频数已超过75万,百万账号数已超过1.3万,提前实现年度目标。

今年10月,知乎展示推出了视频制作工具,之后进一步推出了视频专区,同时发布了新的海盐计划,以给予视频创作者现金奖励和流量补贴,支持视频创作者的成长。

到目前为止,基于图文的三大内容平台都聚集在短视频轨道上。其实这已经不是平台第一次尝试短视频了。

比如微博早年赢了第二杆,创造了冰桶挑战这样的屏幕案例;2017年推出微博故事;知乎在2018年推出了视频专区,并在2019年初推出了一款名为Instant Shadow的独立短视频App。

换句话说,主App中的在线“视频号”更像是对过去路线的升级和修正。在我们看来,更像是对行业变化的积极回应。这背后的原因是:

除了上面已经提到的短视频,另一个关键是短视频逐渐具备动摇图形内容商业基础的能力;微信、微博、知乎的创作者,在过去的几年里,已经建立了成熟的商业模式。

以电影、音乐等娱乐内容的公告为例,声音和画面所拥有的短视频,明显比图文种草更有表现力。2020年,“短视频/音乐短视频公告”几乎将成为娱乐圈讨论的主旋律。

这其实也逐渐动摇了围绕大V形成的“种草逻辑”,这个基于图文平台建立多年的逻辑。短视频红利带来的一批新的“短视频大V”极有可能实现“低价”来重构行业生态,迫使头生产力离开。

所以,先不说社交和算法在分布上的区别。以独立专区的形式落地,本质上是在原有用户市场为内容创造新的商业土壤,以充分发挥其优质的内容生产力。

毕竟不难发现,即使是同一个创作者的视频报价也比图文内容高很多。这可能意味着2021年,图形平台在衡量内容传播效果、创建垂直类别、支持垂直V、形成半开放的“公共域+私有域”流量等方面还有更多工作要做。

最后 放眼2020年的短视频行业,就像《亮剑》里的晋西北“一片狼藉”。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它呈现了一个更有趣的情况:似乎不再有一个屡试不爽的杀手。更精细的运营,更好的基础设施,更符合用户调性的内容生态和实现路径,可能是最终的赢家和输家。

大洋彼岸的奎比融资18亿美元。它依靠好莱坞一半以上的力量推出了一个精品短视频,但仅仅半年就结束了。事实上,它已经在2021年提议对国内玩家实施酷刑:

资本解决不了用户增长的时候,下一条路会在哪里?回搜狐多看

负责编辑:


以上就是原创2020,我眼中的短视频四个关键词概念股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致亚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