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短线股票推荐」央行顾问办公室主任:建立制度,不干预,零容忍,重点是丰富资本市场水平

央行,资本,主任,水平,顾问,重点,办公室,制度,市场时间:2021-04-07 13:42:37浏览:206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作者:姬敏,中国人民银行参事室主任

摘要:“双循环”新发展模式是从经济循环角度对高质量发展状态的描述。通过比较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前后全球经济尤其是中美两国流通模式的变化,分析中国经济走向高质量“双流通”新发展模式的必然性和基本特征。在此基础上,本文提出了今后一个时期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以适应新的发展模式的基本思路和重点。

关键词:高质量双循环新格局金融改革

加快构建以国内流通为主体、国内外流通相互促进的发展新格局,是党中央根据中国发展阶段、环境和条件的变化做出的战略决策,也是贯穿“十四五”计划和未来发展的战略规划。

经济周期是对经济活动中各个环节相互依存、相互转化的描述。马克思在分析资本主义再生产过程时,用工业资本(货币资本、生产资本和商品资本)三种功能状态的空间共存和时间延续来解释经济周期过程,指出大工业和交通运输的发展可以使这一过程发展成为世界市场,从而获得整个世界的整体生产能力。根据这种解释,一国经济的双循环可以理解为世界上各种生产要素、中间需求和最终需求的交换和流动,在这个过程中产生了一国经济的溢出和溢出效应。同时,一国经济和全球化(世界市场)的不同发展阶段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双循环模式的具体特征。以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为总边界,通过比较全球经济尤其是中美两大经济体危机前后的演变,揭示高质量“双循环”的内涵和政策含义。在此基础上,阐述了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优质发展新格局的形成。

一、国际金融危机前后全球经济周期格局的演变

习近平总书记在2020年8月24日召开的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指出,近年来,随着外部环境和中国发展要素禀赋的变化,市场和资源以外的国际大循环动能明显减弱,中国内需潜力不断释放,国内大循环活力日益增强。同时,秘书长指出,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一直以国内周期为主体。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重从2007年的9.9%下降到现在的不到1%,国内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7年来超过100%。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国内市场主导的国民经济周期特征将更加明显,内需对经济增长的潜力将不断释放。以上两段说明,一方面,中国经济的双周期格局和内外部条件正在发生积极变化;另一方面,要适应这些变化,进一步推动双循环模式向高质量发展。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前的全球经济周期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前,世界经济周期的一般格局是美国消费,中国生产,资源国提供资源。如果说消费是经济周期的起点和终点,那么美国在这一时期处于全球经济周期的中心位置,它从中获得的最大收益就是一方面消费继续超过产出,贸易逆差和居民储蓄继续积累;另一方面,没有相应的通货膨胀和汇率贬值。同时,由于中国等国廉价消费品的不断进口,大量低附加值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R&D资金不断投入,产业结构升级进程加快。

在此期间,中国的双周期经济模式与美国大致相同。第一,与美国需求驱动的双周期相比,中国更接近供给驱动的双周期。典型的是两头出大进的加工贸易模式。劳动力、土地等廉价生产要素主要参与国际流通。毫无疑问,外部循环促进了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在扩大就业、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城市化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第二,与美国消费驱动的双循环相比,中国更像是投资驱动的双循环。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中国制造业产能的扩张、收缩和转移与出口份额的上升和下降高度相关,无论是最初的沿海开放还是中西部发展战略下的产业梯度转移。制造业投资成为连接国民经济内外循环的重要纽带,成为消化过剩储蓄、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第三,与美国资本流出驱动的双循环相比,中国更多的是资本流入驱动的双循环。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美国的双周期模式表现为跨境资本流动,即以经常账户和巨额金融双赤字形式出现的资本外流,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净债务国。相反,中国积累了包括美国债务在内的巨额外国资产,对外直接投资分布广泛,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净债权国。与以上三个方面相比,中美是各展所长,各取所需,这是由各自要素禀赋的差异决定的,反映了全球化背景下分工的深化,没有高低优劣之分。同时需要注意的是,中美两国在双周期积累了巨额债权债务,但两国的国际投资净头寸(外商投资净收益)是倒过来的,反映出在过去的全球经济周期中,资本和技术的回报大于劳动力的回报,中国的经济周期质量有待提高。

(2)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变化

虽然全球经济周期在2008年前显著提高了整体福利,促进了分工和技术革命,但不言而喻,这一周期客观上加剧了主要经济体自身的结构失衡。

对于美国等消费国来说,长期依赖贸易逆差和财政赤字透支消费,必然导致债务积累和金融风险。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时,表面上看,美国货币政策的调整刺破了次贷泡沫,但本质上,次贷和衍生品泡沫的积累是其长期支出和透支消费的必然结果。这种不平衡不仅体现在总量上,还体现在贫富差距扩大等更严重的结构性问题上。一方面,全球分工的深化加剧了就业结构的调整,产品之间的分工被产品内部要素之间的分工所取代。发达国家侧重于R&D和设计,而发展中国家侧重于加工和制造。在全球生产效率和资本回报有所提高的同时,资本与劳动力、技能不同的劳动力之间的收入差距也会拉大;另一方面,长期低利率政策将继续刺激资产价格上涨,从而扩大财产性收入和工资性收入之间的差距。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2019年美国的基尼系数达到0.482,远超国际“警戒线”0.4,其中最富有的5%家庭的收入占居民总收入的23%,低收入家庭占家庭总数的20%,仅占3.1%。从某种意义上说,随着当前减税、鼓励制造业回归和调整贸易政策,美国的总储蓄和平均储蓄率都有所增加,这是调整自身结构失衡的必要措施,有其必然性。对于中国这样的生产国来说,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双周期格局也显示出显著的结构性变化。在优化出口结构的同时,进口大幅增加,利用外资稳步增加。经常项目顺差从之前的长期大顺差逐渐下降到目前的基本平衡。

二、高质量双循环模式的必然性和基本特征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内外循环趋于平衡,不仅是因为外部环境的巨大变化,也是因为中国自身发展条件的深刻变化。得益于过去40年改革开放的快速发展,2019年中国经济在全球经济中的份额上升至17%,带动全球经济增长30%以上,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综合国力显著增强。同时,人口结构逐步改变,资源环境约束明显加强,经济结构转型加快,宏观杠杆率和资本产出比持续上升。这些变化都决定了中国的经济双循环更有资格提高质量和效率,并进一步呈现以下三个特点。

在高质量的双周期下,内需尤其是消费驱动的特征将更加显著。如果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高质量发展的主要矛盾,那么新的双循环发展模式应该更能体现内需特别是消费驱动的特点。当美国1978年、日本1981年、韩国1994年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时,家庭消费占GDP的比重分别为60.5%、53.9%和51.8%。美国和日本的消费支出占可支配收入(消费倾向)的比例分别为87%和79.2%,明显高于中国2019年的38.8%和70%,未来一段时间,中国中高收入人群将进入消费升级期,舒适愉快的消费明显增加,而优质消费、服务消费和绿色消费方兴未艾。同时,中国还有庞大的低收入人群。无论是扩大就业、改善收入分配、改善社会保障和加快城市化,还是日新月异的数字技术发展,都意味着消费改善的巨大潜力。

高质量双循环对供应安全和质量要求更高。内需驱动重要性上升,更需要配以安全可靠的优质供应。从国际产业分工来看,一方面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完整的产业链;另一方面,我国产业链集中在加工装配环节,低附加值加工贸易出口占比高达四分之一,进口对能源、关键技术部件和生产设备依赖度高。这种模式有利于发挥比较优势,但也容易固化在全球产业链的低端分工中,同时产业链和能源资源安全问题日益突出。国内,中国人均收入达到1万美元,再加上人口老龄化,劳动力成本持续快速上升,消费进入转型升级期,也需要提高供给自主性和质量。未来一个时期,牺牲大量进口的短期比较优势,加强关键核心技术、设备、零部件和重要能源的进口替代,是高质量双循环的必然选择。

高质量的双循环必然伴随着高质量的开放。内需主导和进口替代的重要性不断上升,并不意味着一个封闭的内部循环,而是一个更开放、更高层次的外部循环整合。一方面,中国内部流通质量的提高——内需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和产业链自主性的增强——需要更高层次的外贸、外资等外部流通的支持;另一方面,内部循环质量越高,越能形成全球资源配置的引力场,越有利于形成新的合作竞争优势。事实上,如果将中国不同地区与双周期“逐级”格局的演变进行比较,不难发现率先开放的沿海地区并没有因为内部流通质量的提升(人均收入和消费水平的提高)而降低开放度。相反,近年来,对外贸易和对外投资的比重没有下降,而是上升了,质量不断提高。这些地区不仅是信息技术、生物医药、新材料、高端装备等先进制造中心,也是走出去、投资海外的主体,内外部流通水平更高,同时也要看到,美国经济国际化倾向越强,溢出效应越弱,从长远来看会削弱其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也为中国经济外部流通提供机会。抓住中国经济内部循环质量上升、全球经济结构发生重大调整的机遇,全面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这是高质量发展要求的求变转危为机的举措。

三是新双循环模式下的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

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构建新的发展模式是一个系统的、深层次的变化,关系到全局,需要推进更深层次的改革,实施更高水平的开放。其中,坚定不移地推进金融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完善与现代央行体系相适应的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的双支柱监管框架,完善具有高度适应性、竞争性和包容性的现代金融体系,在更高层次上构建新型开放金融体系,应该也能够发挥重要作用。

要适应双循环趋于平衡的宏观格局,完善以内部为主、内外均衡的现代央行货币调控框架。近年来,随着经常项目收支基本平衡,汇率弹性明显增加,市场已经习惯了人民币汇率双向突破7。货币总量增长率和与名义经济增长率相对应的宏观杠杆率逐渐趋于合理,货币政策自主性明显增强。适应双周期宏观格局日趋平衡的趋势,加快完善市场基准利率和收益率曲线,进一步增强利率调控的主动性,促进资本账户双向开放,发挥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汇率调控的自动稳定器作用,加快形成内部主导、内外平衡的大国开放货币调控框架,这是高质量双周期的应有之义。同时,在此过程中,要加强宏观政策特别是财政货币政策的协调,完善边界清晰、有机协调、相互制衡的现代中央银行和金融体系,完善与现代中央银行体系相适应的货币政策规则和基本货币投放机制,探索构建有效的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并逐步扩大覆盖面,通过改革疏通货币政策传导, 通过高度市场化的定价和资本要素流动,促进国民经济整体平稳高效运行。

满足国内需求驱动和供给质量显著提高的要求,完善具有高度适应性、竞争性和包容性的现代金融体系。第一,满足内需需求,特别是消费驱动的特点,要完善政策激励和包容性创新监管,努力提高金融包容性,提升中低收入人群的消费能力。按照坚持诚信创新、惠民生、开放共赢的指导原则,引导金融业运用先进科技手段提高普惠金融质量和效率。通过结构性货币政策、财税政策和监管措施的配合,各种改善收入分配的政策和措施被有效地嵌入到面向小微企业的市场化金融服务中,并具有相容的激励机制。以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为契机,大力发展大城市房屋租赁、旧住宅区改造等配套金融服务,让更多的人能够在大城市生活,能够长期居住,有效释放消费潜力。第二,要满足供给要素质量大幅提高的要求,重点发展优质资本市场。100多年前,创新理论的创始人熊彼特提出,只有创新才能建立产业体系,金融是推动科技创新和产业化的重要力量。目前,我们正在迎接以数字技术为代表的第四次科技革命,我们需要高质量的资本市场来促进创新驱动的发展。以实施新证券法为契机,构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着力提升资本市场水平,完善风险投资和创业投资激励政策和退出渠道,不断引导和鼓励资产管理产品逐步提高股权投资和信用风险债券投资比例,为科技企业提供全面、全周期、全产业链的金融服务, 这无疑是落实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的金融支持科技创新体系的重中之重。 第三,适应能源资源转型发展的需要,大力发展绿色金融。中国对能源进口的依赖程度很高,碳密集型产业比重很大。绿色发展不仅是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向往的锦上添花,也是能源资源和产业安全的重要保证。最近,中国宣布将在2030年和2060年实现碳排放峰值和碳中和。重点领域的绿色改革和可再生清洁能源发展任务艰巨而紧迫。更需要加快完善绿色金融发展的标准和体制机制,加大对新能源产业和能源高效利用产业的金融支持,利用金融技术促进环境信息披露和共享,拓展绿色金融绩效评价的应用场景,进一步丰富绿色金融支持政策工具箱。推广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投资理念,引领绿色金融国际合作,推动绿色金融成为能源资源安全、清洁、可持续发展的强大动力。

适应优质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新格局,在高水平金融开放的国际合作中创造新优势。新双循环模式下的对外合作将更多地体现为服务于中国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积极需求。随着中国经济和社会向高质量发展,金融开放进入了机制改革的关键时期。首先,我们将坚定不移地实施基于制度规则的开放,充分实现国民待遇和准入前负面清单,对国内外资本采取相同的准入和监管规则,将金融市场会计和法律的基本制度与全球通行标准相结合,使金融业市场化、法制化。第二,坚持市场驱动、企业自主选择,在人民币自由使用的基础上,建立新型互利合作关系,推动建设人民币金融资产定价和交易的国际金融中心,随着人民币全球交易市场的发展壮大,促进能源、贸易投资和各种生产要素的内外部流通。第三,围绕绿色发展、数字经济、能源资源产业链安全、服务贸易等中国优质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遵循国际惯例和可持续债务、绿色发展原则,完善多元化外资投融资体系,深化“一带一路”国际金融合作。第四,深入参与国际经济金融规则的完善和制定,参与和推动全球经济金融治理机制改革。

最后,在新的发展模式下,无论是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还是更充分的资本流动等因素,都对维护金融安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特别是近年来,我国周期性、结构性和体制性矛盾重叠,外部经济金融形势更加严峻复杂,疫情影响重叠,金融风险形势面临新挑战。更需要加快完善体系内安全、可靠、弹性强的金融安全网,“管人、看钱、保制度防火墙”。一是加快完善自主可控的优质金融基础设施,稳步推进关键金融信息、支付结算、信用评级等基础设施的自主控制,完善金融业信息发布管理规则和综合统计,稳步推进数字现金研发,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和支付结算机制,及时动态监控线上线下、国际国内资本流动,使所有资本流动都纳入金融监管视角。第二,提高金融监管的透明度和法制化,完善金融风险防范、预警、处置和问责制度。在完善监管体系的同时,对违法行为零容忍,坚持依法监管,尽量减少金融监管的自由裁量权。通过完善金融市场违约处置、存款保险制度和金融机构破产制度,建立市场化、法制化的金融市场退出机制,依法平等保护各种产权,理顺股东、债权人、地方政府和金融监管部门的责任,充分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严格市场纪律,有效防范道德风险。第三,建立与更高开放水平相适应的跨境资本流动监管体系,完善宏观审慎和微观合规管理框架,保持微观监管政策跨周期稳定、一致和可预测。在公平竞争和要素充分流动的保障下,构建世界级金融安全网,为优质双循环创造稳定安全的货币金融环境。

引用

马克思:《资本论》第二卷第一条,人民出版社,1983年2月。

习近平:“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会议上的讲话,2019年2月22日。

习近平:《在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的讲话》,人民出版社,2020年8月27日。

习近平:“推进更深层次的改革,实施更高层次的开放,为构建新的发展模式提供强大动力”,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上的讲话,2020年9月1日。

本书编纂组:《十九届五中全会关于“建议”学习辅导的100个问题》,党建读物出版社,学习出版社,2020年11月,第一版。

注1: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金融统计数据库显示,2019年中国国际投资头寸净额(外部净资产)为2.12万亿美元,美国为-11.02万亿美元。中国对外净资产比美国高13.14万亿美元,但资产回报率比美国低。这种差异主要是由于两国的外部净资产结构造成的。中国主要投资金融证券,美国主要投资直接投资。

注2:奇迹数据库来自美国商务部人口普查局。


以上就是短线股票推荐央行顾问办公室主任:建立制度,不干预,零容忍,重点是丰富资本市场水平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致亚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